38138威尼斯

文化和旅游大数据 数据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院线复工难,网络电影或成救赎
2020年6月29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内容分类】 文化产业
【内容摘要】

受疫情反弹影响,院线继续关闭,线下复工难,这对电影行业、影院、电影从业者来说是致命一击。在这关键时刻,网络电影发展却迎来了新的机会,从野蛮生长到优质生产,从2014年最高分账60万到现在的5500万,网络电影走过了七年历程,迎来了最好的时代,免费上映、付费播放、超前点映等新的电影播放模式层出不穷,为电影业带来一股清风。疫情造成观众观影习惯的改变,将促使整个影音娱乐业生态的变革,而这一影响将是长久的。

【标签】 影院 线下复工 网络电影
【正文】

【热点回顾】

网络电影宅出首个“五一档”

五一期间院线依然关闭,但是这个档期却在网络上实现了。由1987版《倩女幽魂》授权并由原编剧阮继志亲自操刀的《倩女幽魂:人间情》5月1日上线腾讯视频,该片按院线片标准制作,力求打造网络电影行业标杆。另外,由“网络电影一哥”彭禺厶主演的古装玄幻电影《降龙大师之捉妖榜》五一期间在爱奇艺播出,也在努力打造“爆款”。

当诸多的院线电影被按下暂停键,等待电影院重启时,网络电影却因“宅家模式”而受益,抓住了“疯狂生长”的机遇。目前,院线电影转网的新作品只有《囧妈》《大赢家》《肥龙过江》寥寥几部,大部分的院线电影由于多种原因无法与网络播放完全兼容。此时,“正宗”的网络电影却开始发力。

娱乐垂直行业的大数据平台云合数据显示,2020年开年至今一共有200多部网络电影登陆全平台,是去年同时期的两倍。

据悉,《星游记之风暴法米拉2》《辛弃疾1162》《少林寺十八罗汉》《功夫宗师霍元甲》四部网络电影在豆瓣评分超过了6分。这个成绩单虽然与院线电影相比还显“落后”,但是,对于口碑一直在低位徘徊的网络电影来说已经是很大的进步,在题材拓展、制作水平、演员表演等方面都显示了网络电影的潜力。

对于网络电影来说,“利好”还不止于此。日前,“飞天奖”评奖首次将“在全国性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的电视剧”纳入评选范围,这更是提振了网络影视的创作热情。与此同时,业内人士指出,网络电影应该借此机会探索更多的可能性,扩大行业的视野和类型,借助小成本、短周期、精制作而实现整体的突破,力争推出能够打破圈层的爆款作品,实现质的飞跃。

(以上来源:青岛晚报,2020-05-16,责任编辑)

13部网络电影分账超千万,《奇门遁甲》5303万元领跑

截至4月30日,2020版《奇门遁甲》在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播放,上映43天后分账票房达到5303万元,打破此前《大蛇》保持的5078.4万元网络电影票房分账最高纪录。

算上五一上线的《倩女幽魂:人间情》单平台分账票房就有3043.8万元,今年1~4月,国内至少已有13部网络电影分账票房破千万元,远超去年同期。

势如破竹的网络电影会成为真正的风口吗?

分账比例不断提高

“再过两三年,当网络电影真正成势,回望2020年,一定会激动不已。”随着各大视频平台数据向好,已深耕网络电影一年左右的某影业公司负责人看到了网络电影的意义与价值。

几年前,提及网络电影,传统电影人多会嗤之以鼻。

2014年,网络电影迎来爆发式发展,仅仅两年时间,各大平台上线超过2000部。这些网络电影平均制作成本只有几百万元、上千万元,拍摄周期短的仅十几二十天。

网络电影创造了百亿级流量,但因粗制滥造,遭到网友诟病,一度被认为是影视行业的“农村集贸市场”。从2016年到2018年,历经多次整顿,主管部门对“重点网络影视剧信息备案系统模块”等相关信息报备方式做出相应调整,并对标院线电影,对网络电影有了审查标准。

政策倒逼各大平台转型,向精品化与专业化升级。2017年和2018年网络电影分别同比减少23.2%和19.3%,产量的减少,让泡沫得以挤出,市场空间持续增长。

数据显示,2014年数百部网络电影中,单片实现的最高分账票房仅为63.4万元。而2015年达到单片最高分账票房近千万元的规模,且保持增长。2018年,《灵魂摆渡•黄泉》和《齐天大圣之万妖之城》两部网络电影,分账票房均突破4000万元,分别达到4583万和4036万元。之后《大蛇》创下5078万元的网络电影分账票房纪录,与此同时,《黄飞鸿之南北英雄》在戛纳国际电影节上远销海外数十个国家和地区。

“这主要得益于几大平台不断革新的分账规则,吸引从业者有尊严地‘掘金’。”影视产业投资人周凯旋认为,这需要创作团队拿出好的内容,且有很好的市场与营销沟通能力。

尤其是2019年,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三大平台分账规则均升级,爱奇艺选择一部分影片,和合作伙伴共同出资、创意、营销,转化为观众付费收入;腾讯视频则选择招商分成+流量激励收益。无论是哪一种模式,最终都产生了更多扎实的“头部”与“腰部”内容。

需要更多人才

“内容产业终归还是生产内容的人才,一个产业要风生水起,必须要有多位头部内容的知名生产者。”周凯旋表示,历经四五年的激烈竞争,网络电影已出现奇树有鱼、淘梦、吾道南来等头部公司;项氏兄弟、林珍钊等也是上升期导演,但这些远远不够,网络电影需要更多专业的职业电影人加入。

包括香港导演王晶在内的一些传统电影人与制作人,近几年已投入到网络电影的制作中,但因为其自身调整、版权保护问题以及商业模式等方面还在探索中,大量传统电影人习惯于享受院线电影的乐趣,而疫情带来的停摆让他们重新审视了网络电影的意义。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1~4月,包括《灭狼行动》《九指神丐》《法医宋慈》《鬼吹灯之龙岭迷窟》《狙击手》在内的网络电影均已实现分账票房破千万元,作品数量至少达到13部,这与去年同期仅有2部网络电影达到千万元以上分账票房的情况相比,数量大幅增加。

今年4月,国家电影局提出再丰富网络片源供给,这一举措无疑进一步推动在线视频行业发展。

无论是疫情带来的加速还是行业本身持续的发展,随着用户数量积累和黏性增强,在线视频行业单用户价值有望持续提升。

5月11日,文化和旅游部市场管理司紧急组织召开推进文化经营场所开放管理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会议强调营业性演出场所开业上座率不超过最大核载量的30%,互联网上网场所和娱乐场所不超过最大核载量的50%。此外,文旅部规定暂不举办大中型演出活动。

随即,由萨姆•门德斯执导的电影《1917》发布中字“特别回归”版海报,确定将在中国内地院线与观众见面,虽然该片尚未正式定档,但可以肯定的是,诸多电影人的梦想之一还是希望自己的电影能够在院线上映。

网络电影与院线电影胶着的博弈中,谁也不会旗帜鲜明地将自己固守在某一特定的领域或平台中,都在试图寻找每个项目最好的状态。

(以上来源:第一财经,2020-05-14,责任编辑)

网络电影逆势上扬背后

进入2020年,网络电影火了起来。近日,广电总局公布了2020年4月份重点网络影视剧规划备案情况,其中通过规划备案的网络电影共298部。因疫情的原因院线停摆,网络电影却逆势上扬,4月份更是创造了“重点网络影视剧信息备案系统”启动以来的最高纪录。

疫情期间,各类“宅家经济”呈现出爆发式增长,电影观众纷纷从线下转移到“云上”,网络电影承接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居家观影需求,成为当前电影产业发展的新增量。

产品思维为票房护航

今年上半年,院线停摆,唯一的光亮来自于网络电影,3月19日上线的《奇门遁甲》分账票房突破5300万元,超越网络电影最高票房纪录的保持者《大蛇》(5078.4万元),登上分账票房冠军宝座;《倩女幽魂:人间情》上线14天,分账票房破3500万元……根据猫眼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初,上线的网络电影中有25部分账票房破千万元,其中爱奇艺平台上线16部,数量同比增长300%。

作为《奇门遁甲》的制片人,参与了院线版和网络版两个版本的魏君子表示,“2017年院线版的《奇门遁甲》,徐克导演与袁和平导演不满足于以往拍摄的作品,他们有更高的追求。但2020年网络版的制作方,他们有一股生猛的劲儿,网生代出身、美术出身,他们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把美术、服化道的优势放大,他们在以往《奇门遁甲》世界观的基础上,专注视觉效果,增加吸引力。这让我看到两代电影人的努力,两代人共同创造了《奇门遁甲》。”

另外,与院线电影不同,网络电影在网络营销、消费渠道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新片场影业总裁牟雪表示,因为网络电影的营销预算比院线电影低,所以要求网络电影的营销更为精准、营销周期需要更集中。因此网络电影在渠道上更加注重短视频营销,而片方对于营销的规划也越来越有经验。魏君子在跟项氏兄弟合作《奇门遁甲》时,就发现他们在创作早期已把营销点精确地预埋在作品里,而且他们了解自己的优势,懂得自己的“产品”在卖什么。

魏君子表示,网络电影人往往以数据优先,是产品思维,院线电影更多的是作品思维,要求在创作、制作上有很高的自由度,“网络电影往往投资成本比较低,有很严格的拍摄成本和时间控制,这种严格的限制会激发他们很强的创作活力。网络电影马上要进入第三个阶段,在第三阶段需要在故事上、表演上有新的升级,不止停留在用噱头吸引观众,这是值得我们探讨的。”

此外,2020年越来越多的用户选择大屏观看电影,电视端成为网络电影分账票房的新增长点。数据显示,爱奇艺网络电影电视端票房贡献量相比于2019年上涨了55%以上。比如,《狙击手》《特种兵王3》等中年男性向的电影,在电视端的观看量已经逼近50%。北京现代音乐学院互联网影视系教学主任柏宁表示:“疫情加速了网络电影向终端的普及,但最终是不是能让这些观众留下来,还是内容决定的。”

因为疫情的原因,院线停摆,网络电影却发展迅猛。耐飞联席CEO、兔子洞文化创始人卢梵溪向记者表示,“网络电影有效补充传统影视题材缺口,短平快的制作特点可以快速适应市场变化,捕捉题材热点享受内容红利。另外,网络电影市场逐渐健康,‘提质减量’催生优质内容吸引更多付费用户,这都是网络电影如今发展的迅速的原因。”

原创作品发展空间大

去年10月,“网络大电影”正式更名为“网络电影”,从更大的层面获得了官方的认可。与此同时,2019年网络电影总体产量也大幅度下降,首次少于1000部。整个行业都形成了共识,网络电影到了“提质减量”的关键时期。而从全网上线影片的数量可以看出,今年行业继续延续这一大趋势。虽然数量减少,但市场表现居于头部的影片大增。

从2020年分账票房破千万影片原创题材与IP系列题材的数量票房对比可以看出,上半年IP系列作品优势依旧,部均票房达到1900万元,展现出这类作品强大的市场价值。同时,原创题材发展潜力巨大,在整个的数量占比中,已经达到了44%。近些年的市场数据表明,原创作品潜力巨大,不时有精品冒出。爱奇艺5月上线的原创奇幻冒险片《双鱼陨石》,以其烧脑的剧情,多次反转的情节,赢得了观众好评,成为近期原创作品中的佼佼者。

网络电影和院线电影的热门题材也有所差异,梳理院线电影票房过千万,网络电影正片播放量过500万元的影片,可以发现动作、喜剧、奇幻、爱情、武侠是网络电影题材占比中的前五位,网络电影在剧情、动画、科幻等题材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而院线电影有五分之一的选择是剧情片,近几年院线电影的爆款恰恰是现实主义题材,这也表明观众喜欢与自己有共情的电影作品。

网络电影热门题材中,爱情等情感题材偏少,25部破千万元影片当中,只有两部是爱情题材,而面向女性用户的网络电影比较稀缺。牟雪表示,从目前整个网络电影的制作周期、从业者的过往经历来看,情感表达是更难的,相对于后期、视效来说,非量化的情感表达对创作者的要求更高。所以过往网络电影更多的资金投入都在美术、道具、后期特效等方面,让女性观众最在意的情感表达上花费的精力还不够,牟雪表示,“未来我们网络电影想要破圈,还是要男女观众兼顾。”

爱奇艺电影中心项目合作部总监张依诗认为:“网络电影从1.0时代走向了2.0时代,它的工业水平有了一个大幅度的提升,审美水平也在提高。但如果你问身边的人,这一年内真正影响到你的电影作品,几乎没有人会提及网络电影。虽然第一季度网络电影市场有了一个很好的数据走向,但它还没有达到3.0的质变。”造成网络电影瓶颈的原因,是因为它走的是商业产品路线,而不是有思想深度和人性表达的“作品”。另外,她表示,类型化或题材的丰富是一个电影市场健康的基础,网络电影领域的题材类型还需要不断丰富。另外,网络电影现阶段如何体现年轻人的态度和创意也至关重要。

猫眼的调查显示,在经历了全球性灾难后,用户的题材偏好将向喜剧片、动作片、犯罪片、真实人物传记片倾斜,打破已有题材的桎梏,寻找下一条内容的跑道,成为今天的新赛点。

制作水平更新迭代推动升级

据爱奇艺数据显示,2019年院线电影票房前十的影片平均评分9.2分,9分以上的院线电影贡献了65%的票房,影片评分是用户选择到影院观看影片的重要影响因素。2020年,线上观影用户对网络电影的讨论度正逐步提升,讨论热度最高的内容为演员、角色,同时用户对于影片制作的相关评价占比提高,体现出用户对网络电影制作水平的更高要求,网络电影被历史机遇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需要自身的升级和质变。

卢梵溪从事网生内容多年,谈及网络电影从2013年发展到今日的变化,他表示,早期网络电影大多粗制滥造,蹭IP的现象屡见不鲜。如今,具有真正的IP属性的《鬼吹灯》《火神》等原版IP入场网络电影,可见网络电影在内容上的不断完善和更新。另外,参演人员和制作班底也发生了变化,“演员从早期网红加入,如今传统影视艺人、院线级别的制作团队加入网络电影,这也使往日的草台班子走向制作升级。”如今,更加多元的题材类型亮相网络电影中,比如商业主旋律作品《奇袭地道战》逐渐掀起赛道新一波热潮。卢梵溪说:“网络电影市场从竞争走向竞合,从单一发行平台走向多平台发行,这使得网络电影初具网络院线规模。”

卢梵溪认为,传统电影人内容经验与生产的资金体量均属于行业头部水平,善于在内容上精耕细作,但传统电影人对垂直观众圈层了解程度比较低。“网络电影补充冷门赛道、面向垂直人群,具有在垂直赛道中快速摸索、快速生产、快速升级的特点。比如,院线电影一部作品通常2-3年完成,网络电影2-3年可以完成2-3次迭代升级。另外,眼下网络电影的迅速发展对从业者提出了更多挑战,要求从业者适应市场变化、理解用户圈层的变化。”

在今年春节档中,《囧妈》《肥龙过江》等几部院线电影转网上映,“院网同步”“先网后院”“院网融合”再次成为整个电影行业热议的话题。卢梵溪认为,未来网络院线潜力巨大,“院线电影一年600亿元票房,20亿元购票次数(平均计算每张电影票30元)。视频平台付费用户已经接近3亿,3亿人次的付费能力与线上消费频次拥有巨大的想象空间。”此外,他表示,传统电影创作团队入场,网生创作团队的快速更新迭代会推动网络电影不断升级。网络院线与网络电影相辅相成,网络院线不断向网络电影提出更高的内容要求,反之,网络电影的内容迭代也会助于网络院线快速形成规模。

电影形式千变万化,但归根结底仍然以内容为本。柏宁认为,未来网络电影真正的“出圈”,靠的是人才上下游的流动,电影明星演员、院线电影创作人才的加入,都会助力网络电影真正实现出圈。

(以上来源:今晚报,2020-06-23,张洁)

【数据分析】

受疫情反弹影响,院线继续关闭,线下复工难,这对电影行业、影院、电影从业者来说是致命一击。在这关键时刻,网络电影发展却迎来了新的机会,从野蛮生长到优质生产,从2014年最高分账60万到现在的5500万,网络电影走过了七年历程,迎来了最好的时代,免费上映、付费播放、超前点映等新的电影播放模式层出不穷。疫情造成观众观影习惯的改变,将促使整个影音娱乐业生态的变革,而这一影响将是长久的。

新的播放方式层出不穷,给网络电影发展带来机遇。2020年上映多少部,免费、付费两种方式。关于网络电影的定义,从历时维度看,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是21世纪初在电脑上观看网络播映的传统电影,即院线电影下线后的网络播放;二是2014年至今,专供网络播映的“网络大电影”,简称“网大”;三是2020年初,以《囧妈》为代表的院线电影转向网络独家、首家播映,即“院转网”。影院线下复工期迟迟未定,因疫情而发展出的“宅文化”为网络电影的发展铺平了道路,使其成为影视行业的黑马,人们越来越习惯在互联网端,比如电脑,甚至手机上观看电影。而付费“超前点映”、会员免费观看、游客付费观看等新的互联网终端观影方式的出现,让人们从被动接受逐渐变成主动寻求合适的影片观看,新的播映放式培养了新的观影群体,当线下观影变得无法实现时,线上观影成为人们新选择。1-3月份的疫情期间,网络电影迎来了票房爆发期,网络观影用户人数不断攀升。

网络票房差异大,影片制作方更应注重内容质量。数据显示,5月份各视频平台共上线网络电影共计66部。其中,只有2部票房破千万。与1-3月份相比,4、5月份,用户观看时长在减少。比如,以腾讯视频为例,票房第一的《倩女幽魂:人间情》分账4063万,但TOP3之后的影片票房一落千丈,第四名只有117万,第十名更是只剩下了36万,两极分化趋势极为明显。同时,在上映的66部电影中,只有《双鱼陨石》、《西行纪之再见悟空》两部电影评分在6分以上,但仅《双鱼陨石》一部电影评分人数就达到11654人次。可以看出,虽然,5月网络电影流量下滑,但依然有小成本电影、小众电影取得不错的成绩,受到观众认可,实现逆袭。因此,无论是经典翻拍、小说改编还是IP延伸生创作出的电影,创新和创意是关键,内容为王在网络电影时代依然奏效。从长期来看,院线电影和网络电影并非对立,而是相互补充、互为发展的,院线更适合对视听效果有要求的“大片”,为观众提供沉浸式体验和社交仪式感,而网络电影对故事情节的要求则更高,因为观众自主权更大,可以轻易切换到另一个更吸引人的视频中。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版权所有 38138威尼斯